十大期待复活灭绝物种:巨蜻蜓复活有助灭蚊(全文提供首页,九五至尊vi登入等产品欢迎广大客户前来洽谈业务合作

九五至尊vi登入

首页 > 加入公司 > 十大期待复活灭绝物种:巨蜻蜓复活有助灭蚊(全文

十大期待复活灭绝物种:巨蜻蜓复活有助灭蚊(全文

来源:首页 | 时间:2018-10-21

  猛犸象曾经大量生活于北半球长达数万年时间。在如今广袤的冻土带上,它们留下了自己的足迹。在猛犸象存在的时期,它们排出的粪便对北极环境产生的益处已无法衡量,但是我们可以想像,如果它们能够复活,将给大片广袤、空旷的土地带来不一样的生机与活力。

  从地质学角度来说,猛犸象灭绝的时间并不长。西伯利亚孤岛弗兰格尔岛上的最后一个种群大约消失于公元前1650年。在冻土带上,无数猛犸象遗骸的保存完好度令人惊讶。因此,冻土带也被认为是天然的冷藏库。DNA或许能够帮助科学家们复活这些猛犸象。

  塔斯马尼亚虎曾经是澳大利亚食物链最顶级的捕食者,但是如今它们已经灭绝。尽管塔斯马尼亚虎在澳大利亚本土并没有存在几千年,但是在澳大利亚塔斯马尼亚岛上,它们存在的时间很长。由于人类的影响(特指欧洲人,而不是当地的土著居民),塔斯马尼亚虎逐渐走向灭绝。1936年,最后一只塔斯马尼亚虎死于霍巴特动物园中。

  近年来,虽然经常有报道称发现野生塔斯马尼亚虎的迹象,但是人们并没有发现诸如发毛、叫声以及足迹等关键证据。不过,世界许多博物馆中都收藏有塔斯马尼亚虎的遗骸标本。科学家们也正在致力于塔斯马尼亚虎DNA的研究,在不久的将来完整的塔斯马尼亚虎基因组有望完成排序。

  一百年前,美国栗树覆盖了美国东部25%的森林面积。从缅因州到密西西比州,大约生长着30亿棵栗树。这些栗树高达45米,树干截面直径长达3米,可以为当地生态系统提供丰富的食物和栖息场所。然而,1904年,一场意外发生了。在纽约的布朗克斯动物园的栗树上,发现了一种通过空气传播的菌类。这种菌类传播速度非常快,能够导致栗树枯萎死亡。在短短的数十年时间内,美国栗树已经呈现功能性灭绝状态。

  不过,美国栗树并没有真正意义上的灭绝。至少还有不到100棵美国栗树目前生存状况良好,它们由19世纪的移民者种植于北美洲的西部,因此没有感染枯萎病。此外,通过引入中国栗树的免疫特性,目前现存的美国栗树已经对这种致病菌类产生了抗体。

  大约3.8亿年前,原始脊椎动物的祖先开始试探性地走向干燥的陆地。究竟是什么力量在迫使这些早期的两栖类动物离开温暖的海洋?答案也许是史前巨鱼(Dunkleosteus)。

  史前巨鱼可能长达10米,重约3.5吨,是史前海洋生态系统的绝对霸主。这种食肉性动物在长达2000万年的恐怖统治中,一刻也没有停息捕食其他海洋生物。

  饲养的菜牛为我们带来了美味的牛排大餐,但是我们也可能会为此付出生命的代价。抗生素和生长激素的滥用污染了地下水和牛饲料,最终可能导致牛和人类都无法抵御新型疾病的侵袭。一个可能的解决方案就是让欧洲野牛重回这个世界。

  以脾气暴躁而著称的欧洲野牛是现代家牛的祖先,在欧洲许多旧石器时代岩洞的壁画上仍然可以发现欧洲野牛的图案。最后一只公认的纯种欧洲野牛于1627年死于波兰。

  由于欧洲野牛是一种祖先物种,它们仍有亲缘相近的后代生存。因此,最有可能将欧洲野牛复活到最接近史前欧洲野牛的原始形态。事实上,早在1920年,德国动物园管理员海因兹和卢兹-海克两兄弟已经开始相关实验,并培育出著名的“海克牛”。如今,现存海克牛大约2000头。生物学家正在继续努力,试图不断提高海克牛的体形,以使其恢复到原始欧洲野牛的标准。

  在大约3亿年前的石炭纪,地球上到处都是绿色的植被,大气层中氧气含量极高,气候也非常温暖。这些条件导致一些巨型昆虫物种出现。当时,地球上生活着一种巨型蜻蜓(Meganeura)。化石标本显示,这种巨蜻蜓翼展长达75厘米。古生物学家估计,巨蜻蜓的食物甚至可能包括一些小型的两栖类动物。

  不过,让巨蜻蜓复活,可能存在一定的难度。如今的地球气候与当初已完全不同,大气中的氧气含量已不足以保证这一物种的生存,在这种环境中它们可能很快窒息死亡。如今的蜻蜓是蚊子的天敌。考虑到蚊子传播疾病的危害,也许巨蜻蜓的复活对于灭杀蚊子和抑制疾病传播有一定的益处。

  剑齿虎生存于大约250万年前到1万年前。在其全盛时期,剑齿虎可能是南、北美洲最致命的捕食者。在剑齿虎这个物种中,最恐怖的成员被称为“毁灭剑齿虎”。

  生活于巴西东部的剑齿虎肩部高约1.22米,重约半吨,牙齿长约30厘米,它们可以捕食任何想吃的东西。

  斯特拉海牛曾经生活于西太平洋的海底,以海藻为食。它们的近亲,如儒艮和海牛也都非常温顺,没有牙齿,而且对人类没有任何防范与恐惧。不过,这种温顺的动物体形很大,成年海牛长达9米,重约10吨。

  斯特拉海牛发现及命名于1741年,1768年开始灭绝。这个物种经过了数千年的进化,而我们人类认识它们仅仅只有27年。这也许有些不公平。因此,如果生物学家能够将它们复活,也许可以弥补这一遗憾。

  巨石松可高达30米,树干横截面直径约1米,是石炭纪时期森林中无可争议的巨无霸。据估计,这种早期树木寿命只有10到15年。

  石炭纪时期的森林让今天的地球拥有大量的煤储量。因此,从能源资源角度来说,复活巨石松意义重大。巨石松可以重新种植于非农业用途的边缘湿地或沼泽地中,它们生长速度较快,生长周期较短,每十年就可以砍伐使用。

  2009年,科学家们成功排序尼安德塔人的完整基因组。相关分析结果显示,所有非非洲现代人的基因,有1%到4%的基因源自尼安德塔人。尽管尼安德塔人作为一种独立的物种已经灭绝,但是他(她)们仍然活在现代人的体内。

  当然,让尼安德塔人复活并非是一个现实的选择,因为人类也有许多担忧。但是,根据DNA重塑尼安德塔人可能性是有的。最后的真正尼安德塔人大约生活于3万年前到2.5万年前,现已发现的DNA已经大幅退化。在不久的将来,先进的基因排序技术将能够确定尼安德塔人DNA能否进行修复。(彬彬)

  AG国际

九五至尊vi登入国际产品